滞胀就是美元霸权最大的敌人。当滞涨来临时,各国央行所持有的美债储备多将被通货膨胀不断侵蚀其内在价值。这就将促使各国央行转而将目光投向能够保值的商品。纵观各项投资商品,能够提供稳定的属性,并有足够大的池来吸收各国货币的商品就属黄金莫属。而美元如果想逆转这个局面,就必须将利率拉高,将上个世纪70年代的做法从做一遍。不过今天的美债数量已非当年,任何利息的上升都将加剧美国政府的偿还能力。美联储这次还有多大的加息空间实在令人感到怀疑。



假设世界各国都不介意全球经济体出现滞胀,从而摆脱美元的依赖,免得一次又一次、无止境的被美国收割财富,那美元就真的无力回天了。美元霸权如果遭遇到这一天,美国政府绝对不会束手就擒。发动一场战争,让美国重塑老大的形象或许就是最后能做的事。尽管这能将美元的谎言持续下去,但是结果会比之前更糟糕,因为世界各国二战后年辛苦建立的经济、金融和制度完全崩溃。



当然,我相信各国精英都不希望这天的到来。然而,只有当世界的金融秩序回归金本位或其他更诚实,公平的制度时,这一切无法逆转的坏事才有被阻止发生的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