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非大草原上,一只猎豹妈妈带着三只小猎豹和一头雄狮相遇了。按说,这两种动物都是食肉动物,本来井水不犯河水,但是又因为存在竞争关系,所以狭路相逢打一架也很正常。



我们来看看双方的实力对比。论打架,猎豹打不过雄狮。但是论速度,雄狮跑不过猎豹。所以正常的选择是,猎豹逃跑,这事也就完了。反正雄狮也赶不上。但是别忘了,这猎豹妈妈还带着三只小猎豹呢,跑不快。所以,逃跑不是猎豹的选项。那怎么办呢? 猎豹妈妈的选择是,不退反进,对雄狮发起准备进攻的状态。



这个时候狮子开始琢磨四个问题:

1)猎豹能打赢狮子吗?不能。

2)猎豹知道自己赢不了狮子吗?应该知道。

3)狮子知道猎豹打不赢自己吗?也应该知道。

4)那猎豹为什么这么做呢?



这就要看狮子这边的算计了。跟这头猎豹打,打赢了,也没啥好处,狮子又不吃猎豹。而且猎豹好歹也是猫科动物,好歹有一点战斗力,赢是能赢,但是不能保证不受伤,就是伤到了腿脚,那也是个大麻烦。所以,猎豹就是算准了狮子的这个顾忌,才敢向狮子发起准备进攻的态势。结果就是狮子停止前进,蹲下来梳自己的毛,猎豹妈妈看着狮子没威胁了,也带着自己的孩子从容撤退了。



这还没完,我们接着假设一下,如果这头猎豹一看,哎,这狮子怂啊,它不敢惹我啊,我干脆得寸进尺,要把狮子赶走,那会怎么样?很简单,狮子会干掉它。

 

猎豹之所以能在和狮子的对峙中全身而退,并不是因为她是强者,而是因为作为弱者的她给了强者选择,而强者的选择对她也有利。如果弱者搞错状况,错以为强者没选择暴力是因为强者太弱,要得寸进尺占据强者的位置,那这就把狮子逼到了没有选择的墙角。狮子没的选,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。这对狮子是没好处,但对猎豹妈妈更没好处:狮子最多是受伤,猎豹肯定会丧命。

过去我们总觉得,弱者是用抗争来扩张自己的权利。没错,确实有这个作用。但抗争本质上不是抗争在起作用,而是弱者通过抗争给强者制造了一道选择题。

 

你要么跟我死磕,自己承担你未必承担得起的风险;要么你留我一条活路,让我也有活着的空间。

 

聪明的强者通常会选择后者。弱者的生存空间,因为这道选择题,自然就扩张了一点。但这这道选择题其实也在提醒弱者,必须掌握一个微妙的界限,抗争不能超过这个界限,就是不能逼得强者没有选择,那就是彻底的双输了。

这个故事让我们反思作为弱者的时候应该怎么谈判;更让我联想到在地缘政治的摩擦或者在追求民主自由之际,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要怎么争取自己的筹码。

 

这个故事的大部分内容是从得到APP听到的,经过我们简化,希望可以让更多人进行深层思考。